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发布 > 正文



文章发布

辽宁科泰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024-28550777

【办案手记】转让商业银行股权协议未取得监管机关批准不生效

微信图片


一、基本案情


2016年6月,H信托公司与S资产公司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书》,双方约定将H信托公司持有的标的公司D银行股权33,000万股、占比19%的股权,以每股单价5.63元的价格,全部转让给S资产公司。并约定,自交割日起至标的股份过户至S资产公司期间,H信托公司仅作为标的股份的名义持股人,在参加D银行股东会、董事会会议行使表决权、管理权,以及以其他方式行使各项股东权利时,均需事先征得S资产公司的书面同意,按照S资产公司的指示代其行使表决权或股东权利。

2021年8月,SS发展公司以其作为S资产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为理由,向D银行申请H信托公司转让给S资产公司的33,000万股股权过户到该公司名下,并请D银行协助办理监管审批手续。

D银行公司章程规定:所有股东持有的本行股份,自股权交割之日起5年内不得转让,到期转让股份及受让方的股东资格应取得监管部门的同意。



二、案涉法律问题


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与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均对合同的成立与生效、效力待定、无效合同等作了区别对待,并规定了各自形态与要件。本案股权转让的受让方S资产公司与转让方H信托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按契约自由与意思自治原则,合同双方当事人具有真实的意思表示,缔约双方均为依法成立且有效存续的企业法人,具有缔约能力,合同成立当无异议。但本案股权转让的目标公司为商业银行,转让标的为商业银行的股权,还应遵从合同生效的特别规定,因此,该股权转让协议除具备合同一般的生效要件外,还需满足特殊要件的要求才能产生合同效力,即依法成立的合同是否当然具有法律效力。商业银行股权作为特殊标的,能否委托他人或接受他人委托代持也是本案所涉问题。另外,SS发展公司以其为S资产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名义申请股权变更登记,其是否具有申请股权变更登记的权利主体地位,还涉及公司人格独立性的公司治理问题。



三、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五)项规定:“商业银行变更持有资本总额或者股份总额百分之五以上的股东,应当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第二十八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购买商业银行股份总额百分之五以上的,应当事先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

《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第四条第一款规定:“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单独或合计拟首次持有或累计增持商业银行资本总额或股份总额百分之五以上的,应当事先报银监会或其派出机构核准”。第十二条规定:“商业银行股东不得委托他人或接受他人委托持有商业银行股权”。

依据上述规定,持有资本总额或者股份总额5%以上股份的商业银行股权动,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审核批准,且商业银行股权不得委托他人代持或接受他人委托代持。

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依照其规定”。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无效”。

原《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九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合同应当办理批准手续,或者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才生效,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当事人仍未办理批准手续的,或者仍未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合同未生效”。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五百零二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但是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合同应当办理批准等手续的,依照其规定......”。第一百五十三条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

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法律法规规定以批准为生效要件的合同,需经有权机关批准后生效。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



四、合规审查意见


基于上述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定,H信托公司作为持有D银行19%股权的股东,其股权转让应事先向D银行提出申请和说明,履行受让方资产情况、最终受益人、实际控制人及其管理机构、关联方及一致行动人等信息披露义务,并经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的审批同意,方可进行股权转让并办理股东变更登记,受让方才能取得股东资格

H信托公司与S资产公司签订的股份转让协议,未履行股东变更申请审批的前置程序,该协议依法不具备生效条件,股权转让协议未生效,股权转让行为自然亦未完成。

SS发展公司为S资产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依照法律规定,S资产公司与SS发展公司均为依法成立并有效存续的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主体,均具有公司的独立人格。SS发展公司向D银行申请将S资产公司受让的H信托公司33,000万股股权过户登记在其名下,由于S资产公司与H信托公司之间的股权转让协议未生效,股权转让行为未完成,双方有关股权代持的约定亦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且SS发展公司与H信托公司间不存在股权转让合同关系,其无权以受让人的身份向D银行申请股权转让过户登记,D银行亦无义务协助其进行股权变更登记。

综上,H信托公司与S资产公司签订针对目标公司为商业银行的《股份转让协议书》,转让标的为目标公司19%的商业银行股权,触发法律法规规定的该等转让行为须经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审查批准才生效并完成变更登记为股权转移的要件,而H信托公司与SS资产均未履行也未向D银行申请履行法律规定的相关批准义务,该股权转让协议未生效,股权转让行为未完成,因此,S资产公司不具有D银行股东主体身份,不享有D银行的股权权利。同时,商业银行股权依法不得由他人代持或者接受他人委托代持,S资产公司与H信托公司协议中有关股权代持的条款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S资产公司亦不能以被代持人主体身份主张实际股东权利。SS发展公司作为具有独立人格的公司法人,与D银行股东H信托公司未发生股权转让合同关系,依法不具有申请股权变更登记的主体资格,其申请D银行协助为其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无法律依据。

 


延伸解读:关于批准生效合同


1、批准生效合同的适用范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五百零二条规定,只有法律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等手续的合同,批准才影响合同效力。部门规章、地方性法规有关批准的规定,不影响合同效力,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手续的,主要出现在以下领域:

一是金融商事领域。银行、保险、证券、基金等事关国家经济与金融命脉,为国家监管重要领域,相关交易需经监管部门批准。

二是国有资产转让。按照《企业国有资产法》、《企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暂行条例》等相关规定,国有资产转让、投资等重大交易需经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特别重大事项还需报国务院批准。

三是外商投资领域。《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等有外商投资企业的章程、协议、合同应予报批的规定。

四是探矿权采矿权转让。对此,《矿产资源法》第六条有明确规定。

2、未经批准的合同效力

未生效合同已经依法成立,双方当事人非经协商或具有法定事由,不得任意撤销、变更或解除。未生效合同属于欠缺生效要件的合同,有别于有效合同,一方直接请求另一方履行合同或者承担合同约定的违约责任的,不予支持。未生效合同仍有通过办理批准手续而生效的可能,不同于无效合同,当事人直接请求确认合同无效的,不予支持。未生效合同与无效合同的区别主要体现为:其一,无效合同是因为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或者违背公序良俗。未生效合同违反的是法律行政法规有关审批的规定,该等规定属于管理性强制性规范。其二,认定无效合同的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合同当事人意思表示超越了国家管制的界限而应受国家干预。认定未生效合同的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五百零二条的规定,合同不具备法定的生效条件。其三,无效合同自始无效、绝对无效、当然无效、全部无效,没有补正的可能。未生效合同在获得批准前效力处于不确定状态,可能有效,也可能无效。



作者简介

李生俊,辽宁科泰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民商法学博士。具有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独立董事资格,为辽宁省国资委省属企业外部董事专家库成员。执业领域:公司合规与风险控制、银行与金融、并购重组、争议解决。



1630825986889407.webp


相关阅读
cache
Processed in 0.0079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