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发布 > 正文



文章发布

辽宁科泰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024-28550777

同一民间借贷案件在不同时期起诉,裁判结果明显不同

作者:于修龙


笔者此前转发最高法院对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的最新修改内容,并认为新的修改内容明确了新利率标准制度不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读者理解不一,笔者借助一个虚拟的案例试加解析。

案例:2018年1月1日,甲出借给乙借款100万元,约定借款利息为年36%,借款期限未作约定。截止到2019年12月31日,前两年的利息共72万元,乙已经按约支付。自2020年1月1日起,乙再未支付利息亦未偿还本金。

假设该案甲分别于2020年1月1日、2020年9月1日、2021年1月1日以后起诉,诉讼结果会有极大的不同:

一、甲于2020年1月1日起诉,该案适用2015年9月1日施行的民间借贷司法解释。

按照该司法解释的规定,民间借贷利率上限实行两线三区制度,即超过年36%的利息部分约定无效,已经取得该部分利息的,属于不当得利,债务人有权请求返还;年24%至36%区间的利息属于自然债务,具有保持的权能但没有请求权能,已经实际履行的,债权人有权保有已经获得的利息,属于合法所得而非不当得利;年24%以下的利息,属于正常债务而完全合法有效,请求给付的,人民法院予以支持,并可强制执行。

本案的判决结果应该是:已经取得的72万元利息属于合法的利息收入,甲有权保有,乙的反诉请求不予支持(乙反诉请求返还超出年24%部分的利息或折抵未还的本金);乙偿还借款本金100万元,并自2020年1月1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年24%的标准支付利息。

二、甲于2020年9月1日起诉,该案适用2020年8月20日实施的修改后的民间借贷司法解释。

按照该司法解释的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上限改变之前的两线三区制度,实行两分法,以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4倍为标准,不超过这一标准的利息约定,请求给付的人民法院予以支持。反义解释,超过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4倍的利息请求,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进一步扩大解释,既然不予支持,当事人超过贷款市场报价利率4倍标准的利息约定应该属于无效约定,按照法律行为无效的规则处理,已经实际给付的超过法定标准部分的利息,债务人应该有权请求返还或折抵尚未偿还的本金……(该无效返还的意见在实务界基本已经形成主流)。

关于时间效力问题,该解释第三十二条规定,“本规定施行后,人民法院新受理的一审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适用本规定。借贷行为发生在2019年8月20日之前的,可参照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确定受保护的利率上限”。

对此条文的进行文义解释,修改后的司法解释(尤其是利率标准)是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的,即该解释虽然实施于2020年8月20日,但只要在此之后受理的案件均适用该解释,尤其是利率标准制度,并且源于人民银行以市场报价利率(LPR)制度取代银行贷款基准利率制度实施于2019年8月20日,该解释特别强调“借贷行为发生在2019年8月20日之前的,可参照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确定受保护的利率上限”。因此,本案亦应该适用该司法解释的利率标准制度。

本案的判决结果应该是:甲已经取得的利息中超过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4倍(年15.4%)部分无效,乙的抗辩或反诉请求成立,应该予以返还或折抵未还的本金41.2万元(72万-15.4万×2);乙偿还甲借款本金58.8万元(100万-41.2万),并自2020年1月1日起按照年15.4%至付清之日止支付利息。

三、甲于2021年1月1日以后起诉,该案适用2020年12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再次修改,并于2021年1月1日施行的最新民间借贷司法解释。

该司法解释一共修改了8处,其余几处修改基本是为了配合民法典的文字性或形式性修改,实质性的修改在于将原第三十二条修改为:“本规定施行后,人民法院新受理的一审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适用本规定。2020年8月20日之后新受理的一审民间借贷案件,借贷合同成立于2020年8月20日之前,当事人请求适用当时的司法解释计算自合同成立到2020年8月19日的利息部分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对于自2020年8月20日到借款返还之日的利息部分,适用起诉时本规定的利率保护标准计算”。

比较两次关于时间效力的修改内容,可以发现,最新的修改的就是为了纠正新的利率标准制度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的问题。尤其是2020年8月20日前,当事人按照当时的法定利率标准已经给付的利息,如果一律按照新的利率标准加以调整,认定为无效行为并可以判决返还的话,一方面,严重违背保护当事人合理的行为预期的法理原则,置当事人行为自由于不顾,悍然地以事后法调整当事人的在先行为;另一方面,将会有大量的按照当初的利率标准已经给付利息的案件涌入法院,请求返还超过新标准的利息,人民法院将如何面对?细思极恐……

笔者曾就此问题与实务界同仁交流过,当时笔者的意见是对2020年8月20日修改的第三十二条内容进行限缩解释,新规定的利率标准应仅仅适用于就2020年8月20日前尚未支付的利息请求给付的情形,已经给付的利息不得适用该新规定,从而防止就已经履行完毕的利息诉请返还的局面发生。

最高法院的最新修改意见更为合理,本人为最高法院这种及时发现问题并勇于及时改正的做法点赞。没有其它歧义和争执,依照最新的司法解释规定,消除了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4倍作为民间借贷利率标准制度具有溯及既往效力的弊端和做法。

本案的判决结果应该是:已经取得的72万元利息属于合法的利息收入,甲有权保有;乙偿还借款本金100万元,并自2020年1月1日起至2020年8月19日按照年24%的标准支付利息,自2020年8月20日至付清之日止按照年15.4%的标准支付利息。

是不是很奇妙,同一个案件在同一个国家的不同时期提起诉讼,相距时间不长,并且在司法机关秉公执法、依法裁判的前提下,竟然会获得差距明显的裁判结果。


相关阅读
cache
Processed in 0.007242 Second.